的意義 - 轉自西周易社的網頁

 

在傳統上,卜的意義等同卜的目的,為預知所問的事。但今天,我們認為卜的意義有兩重;一是卜本身所包含的意義、二是卜的道德意義。

 筮本身的意義

 是人們在遇到疑難,而無法作出進一步行為時冀望得到啟示的一種方法。卜的意義是當人的智慧及正常邏輯也無法解決、判斷、或分析疑難的時候提供啟示;亦即是說,其意義在使人「知機」。上古出現卜文化的原因,是由於那時人類的知識水平甚低,事事都需要「天」的指引所致。

 現代人類知識水平比上古時大大提高了;不為甚麼人們亦常有難於取決的情況?原因是人事和世事的變化也隨時代的轉變而比上古時複雜得多。故此,無論在任何時空,過去、現在、或將來,人們一定會遇上本身智慧分析不來的問題;最低限度,在非理性範圍的疑難、例如感情,便需要他人作「思想」上的指引。

 那麼,為甚麼有些人看像從來沒有想不通的問題的呢?他們永沒有疑難的麼是的,「疑難」多與少端賴個人對「相對」概念了解的深淺、以及對事物的洞悉能力的高低。所以有人常常被小問題困得團團轉,有人只有在面臨重大抉擇時才會感到困惑。

 說到這裡,我們不禁要問:「相對」和「卜的意義」有關係麼?自盤古初開,天地定位以來,宇宙間的事物並沒有不對立的;引而伸之,一切都存在著差異。這個就是為甚麼上古時代出現卜文化的原因;明顯地,他們並不知道「相對」的道理。卜的意義在「知機」,叫人清楚明白應行的道路。但只有把握「相對」的道理,才能夠理解事物的對立關係,從而知所抉擇,避卻事無大小都求神問卜的過態

 在現在複雜人事的世界裡,卜的意義更被有智慧的人加以引伸,成為一種擴闊思維空間的「營養素」。例如當遇有疑難的時候去問卦,所得到的卜辭成為極具參考的一種獨異的資訊,雖未必百份之百需要依樣葫蘆,但得到的「建議」往往是當事人從來未考慮過的,確是千金難買。

 有人因此認為卜的意義不在其結果的準確性,而在卜所得到卜辭的啟示。然而,這個說法顯然犯了邏輯上的錯誤。如果卜不準確,所得到的卦爻辭也都與該事無關,拿一些無關的東西去思索問題,邏輯上是說不過去的。倒不如不用卜,只在《周易》的卦爻辭找點靈感算了!

當然,卜卦需要經過嚴謹的學習過程,解卦更是一件艱難的事。因此,有些企業人在不全面相信卜之餘,也都願意「買」卜,看看有甚麼獨異的啟示,作為一種擴闊參考範圍的途徑。不過,解卦人的資歷和學養 關鍵,把卜的結果(卦爻辭)嵌合現實環境來作出闡釋,便並非一般江湖賣卜者可以勝任。

古時的卜(解卦人)是君王的智囊(如今天的中央決策組成員),一切經國大事,如冊立繼承人、軍爭、農耕、田獵、婚、祭祀等都須經他們把得的資訊,藉其所示之吉凶、揉合了當時的環境、運用推理的機關、斷定了其事的取向,然後向君上獻謀,最後成為決策。他們的地位超然而重要,於此可見一斑。】

 

在此,我節錄一個於某次「易與管理」座談會的答問、藉卜的意義來解釋一個「相對」概念的問題。提問者是一位年青的市場區域經理。

問:身為一位管理人員,我常要面對抉擇上的難題。例如 AB的利害經分析後都難分輕重的時候,我可以怎樣做?

答:春秋戰國的王侯們軍攻的決定在人的智慧判斷不了時,往往求諸占。我不是說要你學占,而是想給你一點啟示。占的目的固然是作為解決疑難的方法,但同樣重要的是爻辭的啟示作用。換言之,卜選擇了之後,可能出現需要履行附帶條件的訊息。當這些「附帶條件」出現後,多少會令你看到以前看似均衡的和,,其實是有輕重之分的。因此,倒過來看,在面臨選擇的時候,表面條件一樣的, 實在存著相對上的輕重。

不過,在進一步未發生前,這些分別不會浮現出來,所以你便看不見了。那麼,我們在此刻應怎樣?以利害為基礎的分析做過了,現在必須把深一層的東西考慮;例如本身的取態(利幽人之貞)、環節的鬆緊(喪馬勿逐)、凝聚力的影響(利用享祀)、持久性(利貞、循環中的位置(無初有終)等,不一而足。總之,在做決定的時刻裡,愈細微的地方愈能給你啟示、也愈重要;因為這些正是將會發展成為吉或凶的元素。我們對理性範圍內的疑難或抉擇大多可以用智慧和邏輯去解決;當然,卜是最後一條途徑,那必須在極謹慎及有需要的情況下才去卜

 

 2. 道德意義

的意義是在人的智慧及正常邏輯也無法解決、判斷、分析的疑難上提供啟示,使求人決定下一步的行止,知所進退,而並非單純地只告訴吉凶。因此,我們認為《周易》卜是具道德意義的。

 所謂道德意義,不在於卦兆的吉凶,而在於人性道德標準上的是非對錯。一般只會簡單地告知吉凶的占卜方法,是根本地缺乏道德意義。具道德意義者,除告吉凶外,還勉勵以「人的行為」為事的骨幹,即鼓勵「謀事在人」。試想,例如得往西將吉,但若前往,又何以為吉?

 

 

《周易》便是充滿這種積極道德義意色彩的哲學,是孔子「義命分立」學說的先驅。

《周易》的卜哲學,以為「命」;爻辭所含的道德標準,便是「義」了。故此筮得吉者,猶須力行之,結果吉者更吉筮得凶者,知其何以為凶,故知所避忌,結果未必很凶。此以人事、主觀、行為來趨吉避凶,是《周易》最令人讚歎之所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