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流而上  (繫辭第五章 論道篇易以道陰陽)

 

繫辭第五章: 一陰一陽之謂道, 繼之者善也, 成之者性也。 仁者見之謂之仁, 知者見之謂之知。 孔子其實是在繫辭中論道。 他認為 [] 即是陰陽的變化, 所以有一陰一陽之謂道 。 而莊子外篇對 [] 直說易以道陰陽。

 

當盤古初開, 原來[]已經存在於天地之間, 而隨著陰陽的變化, 它產生了易的東西。在列子的天瑞篇, 列子對易的源頭及其產生的過程, 有很客觀的論述及解釋 他說: 昔者聖人因陰陽以統天地, 道出了天地之道即是陰陽的變化

 

[] 這東西出現於道之後, 因為古時已經有太易, 有太初, 有太始及有太素等以氣、形、質的狀態存在於世上, 稱之為渾淪。 而渾淪是指混沌初開時的世界, 萬物都是混雜在一起, 我們視之不見, 聽之不聞及不能被我們觸摸到, 它的名稱就是 [] 了。

 

雖然 [] 只是一陰一陽的變化, 但陰陽互動對我們的影響力卻很大。 當人能繼承及延續道的陰陽變化道理, 我們說這個人接近掌握到道的道理 [] ; 而當人能順其陰陽變化之道, 而用陰陽去成就事物, 我們說這個人已經進入能夠自然而然地去配合道此即[] 也。

 

在易的層面上, 仁者因為把握到[]在道中的陰陽變化, 故此能夠體現出仁德的一面; 而智者把握到[智慧]在道中的陰陽變化, 因而體現出智慧的一面  當仁者或智者, 能顯現出他們仁義或智慧的一面時, 大家便稱他們為仁者或智者了

 

只有仁者與知者(君子)才真正是懂得陰陽之道, 而尋常百姓(小人)是不知道怎樣應用這個東西, 因為他們不知有道的東西, 故此懂得道的陰陽學問的人, 已經愈來愈少了。故說顯諸仁, 藏諸用

 

易是週而復始, 在天地之間不斷地循環, 生生不息。 而我們對易的認識, 例如乾坤的概念便是來自陰陽的變化, 當開始的時候, 我們稱之為乾, 因帝出乎震中的初爻是陽爻, 大哉乾元, 而陽氣先出, 故繫辭說成象之謂乾。 因陰隨陽而行, 故跟隨而效法稱之謂坤。 易經的坤卦利牡馬之貞, 乃陰隨陽的最好例子。

 

再進一步, 我們可利用陰陽去推算吉凶, 來預測未來的事情及變化, 故能說出陰陽應用之道 - 極數知來之謂占, 通變之謂事。 但宇宙間的陰陽幻變不定, 非我們可以預計出來, 由於世上的客觀條件不斷的變化, 故此陰陽是難測的東西, 所以說陰陽不測之謂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