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流而上   (繫辭第四章 易乃天地與陰陽之道)

 

繫辭曰: 易與天地, 故能彌綸天地之道。 在繫辭中, 孔子體會到原來 [] 是包含了天地之道, 他認為 [] 的道理, 是全然地包括天地間變化的準則, [] 本身也是符合了陰陽變化的規則,因為天地之道即是陰陽變化之道。

 

古時, 人們藉由仰觀天文現象及俯察地下物理, 因而了解天地間萬事萬物的變化。 因為得知其中陰陽的奧妙之處, 從而演化成理論之說。 及後, 透過推源事物的原始及終結(陰陽變化), 我們可以知道事物的生死規律。 周易中的復卦與剝卦, 便是從地震及水災等天災的天然現象, 演化出來的卦例子。 在剝卦的水災卦, 由於洪水對遠近地區, 有不同程度的破壞, 令在上面的統治者要作出相應的決定, 而某些相對距離較遠的受災地區, 它們也許只能聽天由命了。

 

但是, 是什麼理由令我們可以用 [], 去代入天地間的變化之道呢?  原來 [易經] [天地之間] 的變化十分相近, 因為 [] 是合乎客觀的邏輯, 故能與時皆行, 所以說 [] 是遵循而沒有違背天地的準則。 而因為 [] 與天地之道相似, 所以 [] 也是遍及天下萬物,  因此它能夠用來匡正道濟天下。 故此, 當我們運用易的方法去治理天下時, 也不會偏離了天地運行及變化的規律了。

 

雖然許多時天地之變化是勢不可擋, 但孔子卻認為人不應該混同而與俗流, 而只是依旁著形勢而行。 他提出 [義命分] 的原則, 命定就算不能改變現在的環境, 但是義之所在, 人是需要知其不可為而為之。 故曰: 旁行而不流, 樂天知命, 故不憂。 命定雖然不能由人去左右大局, 但孔子也會樂意接受自然的安排, 故此, 仁者是沒有憂慮會發生在他們身上。

 

誠言, 易與道是講陰陽的變化, 他們在形而學上是有分別的。周易可具體地推算陰陽變化, 但是易相對於道來講, 它只是形而下的東西而已。 因此我們可以說, 形而上者為道, 而下者為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