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

乾卦與龍的傳說

乾卦與龍的傳說 – (豢龍與御龍氏的故事) – 2020 12 15

龍出現於群經之首易經的乾卦上, 其卦德為天行健, 君子自強不息, 也顯示我們中國龍的傳人, 所具備的良好傳統。

據春秋左傳歷史記載, 在魯昭公廿九年有蔡墨論龍的故事, 原文: [秋, 龍見于絳郊, 魏獻子問于蔡墨, 吾聞之, 蟲莫知于龍, 以其生不得也, 謂之知, 信孚乎? ]   意思是說: 魏獻子聽聞龍是蟲類中最聰明的動物, 因為沒有人可以活捉到它, 所以說它是聰明有智慧的動物, 請問是否真有其事呢 ?  

蔡墨對曰: [人實不知, 非龍實知。古者畜龍, 故國有豢龍氏, 有御龍氏。]  蔡墨是當時有名望見識的史官, 他諷刺地回答魏獻子時, 卻認為龍並不是想像中般高智慧的動物, 只是我們人的智慧相對地來說較低的原故而已。

其實, 上古時代是有畜養龍的出現, 當其時是有一位飂叔安的人畜養龍 (他的後人被夏后封為豢龍氏), 更有御龍氏去駕御龍去為皇帝服務的。 而且在周易的乾卦也有對龍的出現描述, 如見龍在田, 飛龍在天等。

既然古時有龍的動物存在,魏獻子問為何現在, 我們再沒有見到龍這種動物呢? 蔡墨對曰: 古有董父這位御龍之人, 他是飂叔安的後裔, 此人對龍的習性十分了解, 他並且懂得用食物去飼養龍, 令龍這種動物自然地喜歡去親近董父。

董父更為舜帝畜養龍作服侍舜帝之用, 後來被賜封豢龍氏的姓氏, 並加封為諸侯賜地於鬷的地方, 所以在舜帝時是已經有畜龍的人。 及至夏代的孔甲, 他更獲得夏代君王夏后賜予四條龍, 分成一雌一雄兩對置于黃河及漢水兩地。

只是豢龍氏後人衰落, 而孔甲又不懂得飼養龍, 直至後來出現了一位能懂得飼養龍的人名劉累, 他學於豢龍氏故此能馴養龍去服侍夏后。 由於獲得夏后的歡心, 孔甲因此得到了夏后的嘉獎而賜封為御龍氏。 可惜, 孔甲不懂飼養龍, 因此其中一條龍死去, 孔甲知情不報, 知道闖下大禍於是出走到魯縣, 而此後便再沒有出現有人可以御龍的事跡了。

對於龍的失傳之說, 蔡墨感嘆地道出了一番發人深省的說話, 他認為 [物物有其官, 官脩其方]。 萬物都各自有一套管理的方法, 問題是管理人是否用心去做事, 因為管理者的失職, 豢養龍的方法便失落, 皆因豢龍是需要對龍的習性十分熟悉, 就好像從前的董父豢龍的情況, 只有在管理者能夠繼承到這種技術時, 龍這種動物才會向我們留下來。

 

坎象與屯 蒙 需 訟 師 與比卦的關係 2020 12 17

坎卦揭開周易六十四卦的序幕(歷史)由第三卦的屯卦開始, 蒙卦, 需卦, 訟卦, 師卦與比卦共六支卦, 都是環繞住坎卦而來. 而坎為險, 當坎在內卦時, 表示內部而來的問題; 故此蒙, 訟與師卦都是由內部做起; 而當坎在外卦時, 表示險在外, 故此屯卦, 需卦與比卦, 皆以應對外面而至的險!

蹇卦

蹇卦 – 全球如何面對疫情帶來的困境 – 2020 12 29

香港与世界各國在應對新冠狀病毒上,同樣地都要面對由外來傳入及內部傳播病毒的困局。

由於商業活動不能停頓,故此人流与物流只能在有限度下開放,政府應如何在抗疫与維持商業活動之間取得平衡,真是一個兩難的棘手問題。

而這個困境正是蹇卦的卦象中,外卦坎象對外來的險境,內卦艮象在內部施政受阻的艱險卦象 。它不單對市民生命構成威脅, 更對經濟活動造成嚴重打擊, 而這個卦象也與經濟活動相關的噬嗑卦關連 !

當蹇卦的六爻全变, 它的相錯卦變為上離下震的噬嗑卦。在噬嗑卦中,離為日代表太陽,下卦由震卦初爻至九四爻為兩個互震之象,震為人也代表人的日常活動, 而互震卦象可理解為人們的往來活動,故此噬嗑卦可解說為, 市民在日常市集上做交易買賣的意思。

而當噬嗑卦全卦爻變成為蹇卦時, 它象徵商業往來受到疫情(外卦坎象)影響而停頓, 因此,蹇卦在疫情上是對各國政府, 在施政上做成了很大的震盪 !

2020年頭在疫情初起之時, 蹇卦初爻正好是反映了政府的處境, 因為初爻面對上面的卦象, 由六二爻至六四爻已是一個坎象, 由於政府要面對沒法預見的傳染病, 因它對市民生命威脅, 及導致人流活動停頓所做成的經濟重創。

因此, 由第二爻至第六爻所代表的兩個坎象, 可以解讀到市民與政府雙方所面對的險境。 首先六二至六四爻的坎象是代表市民的險象, 而六四至上六爻的坎象則代表了政府立場; 雙方都要面對一個矛盾的困局 – 政府推行全面防疫要市民停頓一切商業往來, 或者是開放及維持商業活動, 而不考慮疫情帶來的人命傷亡。

其實, 各國政府早期都採取了妥協的方法, 他們採取了九五爻的[大蹇, 朋來]策略, 為了防疫而取消很多商業活動, 例如關閉一些飲食及娛樂場所, 但提供現金補貼受影響商戶, 發放保就業基金予企業或員工, 作為補償他們的經濟損失。朋來當然是要金錢(朋)去促成, 故此歐美各國放水派錢去救受影響的市民。

可惜是代表市民的坎卦(六二至六四爻), 都不接受政府戴口罩及聚集的勸戒, 尢其是在歐美的文化上, 市民不習慣帶上口罩, 令病毒迅速傳播; 某些國家的政府, 不在入境方面採取嚴厲措施, 令病毒在各國不斷散播, 最後令全球同樣面對惡劣的病毒肆虐。

這正是蹇卦卦象的外坎內艮的卦象, 既要面對疫情又要解決市民的生活經濟活動的兩難局面。 就算有新的疫苗面世, 但要完全控制疫情的擴散, 其實是需要各國政府採取強硬的防疫措施, 將初爻改變成陽爻, 成為上卦為坎下卦為離的既濟卦。

不過歐美各國政府似乎是已失先機, 反而中國及台灣兩地, 早已採取強制措施令疫情受控, 就算疫情稍為緩和, 也不敢鬆懈防疫措施, 可以說是將蹇卦初爻由陰變成陽爻後, 出現了既濟成功抗疫的好例子 。